没有宋教仁,大清国还能再多活几年


1913年3月,刚刚卸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一职,正在日本以“筹办全国铁路全权”名义访问的孙中山,突然得知一个令他震惊不已的消息:宋教仁被刺杀身亡! 宋教仁的被害,让孙中山从对袁世凯的信任中清醒过来,他决定再次发动革命,推翻袁世凯的统治。 中学时期的历史课本上,对宋教仁的介绍只有寥寥几笔,外加一张他被刺身亡的模糊照片,好像他只是一个被袁世凯除掉的无关紧要的倒霉人物。然而在我看来,如果没有宋教仁,大清国就还能再苟延残喘几年。

正是宋教仁,以大无畏的精神和正确的革命战略,给大清国的历史画上了一道休止符。

可以说,宋教仁是中国近代史上一颗璀璨的政治巨星,只是可惜的是,这颗巨星陨落的太早,以至于他的光芒没有被绝大多数人看到。

01正确的革命战略

“中国近代民主革命的伟大先行者”

孙中山自立志推翻满清以来,就一直奉行边境革命方针。

具体来说,就是在以广东、云南等边境地区发动推翻清廷的武装起义,然后占领一个省,接着振臂高呼,天下就会云集响应。等各省纷纷发起革命,并建立起反清政权后,就可以逼迫清政府退出历史舞台。 这其中,1907年的镇南关起义,孙中山率领部队从越南方面进攻清军在广西镇南关的守军,可谓是最“边境”的一次。 但是

这种战略有个明显的缺陷,就是在远离清政府统治中心发起起义,即使成功了,清政府也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来应付。

也就是说,清政府不会因为边境起火就张皇失措,轰然倒塌,相反,清政府还会觉得无关痛痒。 陶成章曾经激烈反对这种战略:“于东边防火,西边填砂,只是有害无益······在边境地方起兵,仅是损失兵力、浪费资金罢了,其祸甚大。” 尽管同盟会内部有很多人建议孙中山改变战略,将武装起义的地点改为在中国中心地带长江流域。但是孙中山坚持革命的韧劲有余,变通却不足。同盟会成立后,他又集中全力在中国边境发动了八次武装起义,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精神虽然可嘉,但是效果却乏善可陈——不然汪精卫何必要去刺杀摄政王。 在汪精卫刺杀未果,被捕入狱之后的两个月,宋教仁召集同盟会骨干在自己的寓所寒香园开会,提出了著名的“革命三策”——一为中央革命运动,推倒政府,使全国瓦解,此为上策,然同志都在南方,北京无从着手,此非可易言者;一在长江流域同时大举,隔断南北,使两方交通断绝,制政府命脉,此为中策,然此等大举,布置不易;一在边省起事,徐图中原,然前此用之失败,斯为下策。 虽然中策“布置不易”,但是

宋教仁认为,“则新军如为用,财政有人接济,中策自属可行”

,当时与会人员大多数都表示赞同。 1911年4月,广州黄花岗起义再次失败。为了这次起义,同盟会足足准备了半年时间,可以说是倾尽全力,“孤注一掷”。孙中山后来在《建国方略》中评论这次起义:“集各省革命党之精英,与彼虏为最后之一搏。事虽不成,而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轰轰烈烈之概已震动全球,而国内革命之时势实以之造成矣。” 不过,起义失败了就是失败了,黄花岗之役虽然壮怀激烈,但是对于当时的革命党人实可谓创巨痛深,就连黄兴这样的硬汉都曾经痛苦的几次自杀。 尽管因为这次失败,同盟会已经人心涣散,一蹶不振,但是孙中山还是不打算放弃边境起义的战略。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