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档电影票房业绩喜人 出品公司谁是最大赢家?


电影行业复工以后,除去《八佰》掀起一波观影热潮,票房市场在国庆节前再度陷入沉寂。而现在,在几部热门影片的加持下,电影市场终于如愿在国庆档迎来声势浩大的复苏,2020年的国庆档在疫情防疫措施下,以近37亿元人民币的成绩,在历年的国庆档票房中排名第二。

头部影片的追逐战

国家电影专资办10月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0月1日~7日,我国电影票房约为36.96亿元,取得历年国庆档票房第二的成绩,其中,《我和我的家乡》、《姜子牙》、《夺冠》位列档期票房前三,截至10月8日晚间,三部电影的票房分别达到18.67亿元、13.78亿元和6.39亿元。

这个结果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是,在疫情导致电影市场停工几个月后,票房排名前三的电影也早就备受看好,国庆档并无意外黑马闯出。意料之外的是,《姜子牙》在第三天就被拉下了单日票房冠军的宝座,随后更是痛失国庆档票房冠军,短短一周之内,几部国庆档“种子选手”票房座次的起落变化,颇为耐人寻味。

据国家电影专资办统计,在国庆首日,全国电影市场产出票房7.5亿元,观影人次近1900万,其中动画电影《姜子牙》票房3.6亿元,摘得国庆档首日票房冠军,同时也刷新了之前由《哪吒之魔童降世》保持的中国动画电影首日票房纪录(1.44亿元)。《我和我的家乡》以近2.8亿元的票房位居第二,两部电影的单日票房贡献比超过85%。

看起来,《姜子牙》似乎会延续《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爆发曲线,但随后几天,该片的口碑开始出现分化,诸如“剧情拖后腿”、“剧本令人失望”等描述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影评中。

口碑的两极分化,导致观众在观影选择上也出现分化。“国庆节我打算去看《姜子牙》,因为宣传很卖力,预告也精彩,想感受一下中国顶级的动画制作水平。”韩小姐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电影院复工之后,她只去电影院看过一次电影,但是影片质量不尽如人意,她对国庆档期盼已久,觉得国庆档的影片质量较之前的电影应该会有一个较大的提升。

另一位电影爱好者潘小姐则对《姜子牙》心存疑虑,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本来国庆节打算看《姜子牙》,但我看了前两天的影评,口碑不是很好,所以暂时不打算看了,决定改看《我和我的家乡》。”

另一边 ,《我和我的家乡》热评如潮,截至发稿,该影片的豆瓣评分为7.4分,而《姜子牙》则为7.0分。在口碑的驱动下,《我和我的家乡》开始半程发力,并在10月3日,实现了单日票房的逆袭登顶,成功超过《姜子牙》成为单日票房冠军,在总票房上也显著缩小了和《姜子牙》的差距。

截至10月8日,根据猫眼电影专业版数据,《我和我的家乡》单日票房占比已经达到55.6%,远超排片39.1%的占比。而《姜子牙》的票房占比仅为20.9%,低于其26.4%的排片场次,《夺冠》票房占比11.8%,排片占比13.3%。在上座率方面,口碑效应也越发明显,10月8日当天,《姜子牙》11.7%的上座率不敌《我和我的家乡》(17.3%)和《夺冠》(15.7%),甚至也不及《一点就到家》的12.5%上座率。

出品公司谁是赢家

不过,不论口碑好坏,《姜子牙》的首周票房就达到7.1亿元,已经刷新中国电影市场动画电影首周票房纪录,光线传媒(300251.SZ)作为该片的主要出品方,与今年3月30日盘中跌停的8.78元股价相比,其股价在半年内涨幅为64%左右。

《大圣归来》和《哪吒》掀起了国产动画电影的热潮,而《姜子牙》则是光线传媒构建“封神宇宙”的重要一步。目前,光线传媒以彩条屋影业为核心阵地,大举构建动画产业版图,投资了动漫产业链20余家公司进行全产业链布局,目标是进一步巩固在动画电影领域的优势地位。

去年,《哪吒之魔童降世》刷新了国内市场动画电影的票房纪录,并以超50亿元票房位居2019年电影票房总榜冠军。根据光线传媒2019年年报,《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公司营收前五作品累计收入金额达到23.15亿元,占比全年营收81.85%。

然而即便如此,《哪吒之魔童降世》也未能支撑起光线传媒的全年业绩,2019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9.48亿元,同比2018年下滑31%。《姜子牙》未能复刻《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火爆,其13亿元的票房难以对冲上半年光线传媒的惨淡业绩。2020年上半年,光线传媒营收2.59亿元,同比减少77.86%;归母净利润2057.2万元,同比减少80.46%;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1318.76万元,同比下降119.22%。

比起票房,更加致命的是口碑下滑,《姜子牙》的口碑分化为光线传媒“神话三部曲”的布局蒙上了一层阴影,下一部动画电影《凤凰》该何去何从,神话三部曲能否如愿打造出预想的封神宇宙,对于光线传媒而言,这或许是比单片票房更需要思考的问题。

光线传媒股价在半年内上涨64%左右,因《姜子牙》口碑分化等因素,节后出现一定下滑

与主要由光线系出品的《姜子牙》相比,国庆档另外两部热门影片《我和我的家乡》与《夺冠》,涉及的出品方则更加复杂。《我和我的家乡》有10家出品公司和35家联合出品公司,其中包括中国电影(600977.SH)、文投控股(600715.SH)、光线传媒、北京文化(000802.SZ)等上市公司。《夺冠》背后也有近40家影视公司参与出品和联合出品,华夏电影、欢喜传媒(01003.HK)、阿里影业(01060.HK)、中国电影等均在其列,头部电影的票房分账将有利于改善多家上市公司因疫情而出现亏损的财务状况。

其中,《我和我的家乡》在形式上延续了去年国庆的爆款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主旋律单元式电影连续两年取得成功,该类型的影片或许会成为将来国庆档的例行节目。国金证券分析师杨晓峰在报告中认为,影片采取“全明星阵容+大众向题材”,顺应国庆主题,适合各年龄层次的观众观看。该片的主要出品方北京文化此前也制造了多部爆款电影,《流浪地球》、《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影片背后都有其身影。

东方证券分析师项雯倩认为,制作方优选头部内容公司,随着单片投资成本的提升,投资风险加剧,仅头部内容商有能力负担这一风险,未来资源也会向顶级厂商倾斜。开源证券分析师方光照认为,在头部新片带动下,院线、影院广告公司第四季度业绩持续反转的确定性增强,电影板块进入底部修复第三阶段,院线板块及影院广告公司的超额收益或更高。

院线模式不可比拟

比起关注票房市场的“分蛋糕”,另一部分从业者更关心的是,蛋糕会不会变小?疫情期间电影院的停工促使流媒体进一步强势崛起,将流媒体与院线之争这一话题,加速摆在了电影人的面前。

对此,多位影业公司的高层认为,尽管未来线上线下融合共生将是大趋势,但线下院线渠道仍然拥有不可比拟的优势。

在今年7月的第二十三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影业(01060.HK)总裁李捷表示,电影究竟走线下还是线上渠道是日常工作中必须面对的问题。李捷认为,流媒体虽然有着天然的观影便利和不受限制的排片量、观众量优势,但院线电影的商业模式是不可比拟的,“一人一张电影票的商业模式,决定了只有在用户愿意买单的情况下,电影才是卖得出去的商品,这一机制倒逼着电影创作者不断追求技术创新和内容进步,因此院线电影不会被替代,网络平台未来会和线下形成补充和融合。”

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601595.SH)董事长王健儿同样表达了对院线电影的乐观态度,他认为至少在5年内,重大体量的电影还是会选择院线,如何与网络电影互利共生才是下一步的核心议题。“收费窗口越多,渠道间的关系就越稳定,投资回报就更有保障,从这个角度看,电影上网应该得到鼓励”。

而在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看来,院线电影生产依旧“告急”,目前生产恢复得最快的大多是短平快的网络电影,院线大电影的开机量很低。“目前的片源大概能支撑到明年4月,接下来的档期是比较空的。当务之急还是加快恢复电影创作,这需要让全产业链的从业者恢复信心,只要好的电影出来,院线自然会把市场换回来。”

(原标题:国庆档电影票房业绩喜人 出品公司谁是最大赢家)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c2a5.cn

b9b8.cn

b8n8.cn

ckob.cn

dbur.cn

cxut.cn

ctli.cn

ciag.cn

bvtg.cn

bvtw.cn

a1r1.cn

c8r7.cn

dbvd.cn

dbxo.cn

b9u5.cn

cibr.cn

c9z5.cn

cuum.cn

d6s8.cn

cvay.cn

bpav.cn

a6x2.cn

b7i3.cn

c8p8.cn

dcov.cn

c3f3.cn

d5d9.cn

bvez.cn

cyvg.cn

b3a9.cn

cbhv.cn

bvag.cn

bkij.cn

bvig.cn

cotg.cn

cbvh.cn

bszo.cn

c1a8.cn

bpix.cn

cmau.cn

byum.cn

cuay.cn

dcpv.cn

c8j9.cn

a6q9.cn

a7i2.cn

bkuj.cn

c5o1.cn

b2i1.cn

d5e6.cn

a6g3.cn

a7x8.cn

clvf.cn

dcuf.cn

d6j5.cn

bvms.cn

ckro.cn

clxo.cn

cyoe.cn

bvly.cn

cwmo.cn

a1n2.cn

bqho.cn

c1o3.cn

cvio.cn

b9o8.cn

d1w9.cn

beul.cn

cthu.cn

buqd.cn

ckvl.cn

ckqi.cn

c2i3.cn

cxiq.cn

bhur.cn

c5c8.cn

d3w5.cn

bquo.cn

ceue.cn

c6i3.cn